页面载入中...

莫言:从某一种意义上讲 看电影确实比吃饭重要

admin 久久伊人大相蕉在线观看 2020-01-22 1986 0

  《月下独酌》四条屏,以李太白诗意为其草书创作的灵源。草书的书写有别于其他书体的,需要与书写的内容互相涵咏,并促发出无穷的灵感。《月下独酌》是李太白极富浪漫的代表性诗作,而郭志鸿老师这件作品的构思精妙、抑扬舒缓、天人合一,极具音乐的节奏感,让我们的思绪以作品为媒,穿越千年,与太白隔空对饮,邀月吟诵。

  第一幅以“花”字开篇,沉郁顿挫,自“间”字收束,此二字自成一个完满的小音阶;“一壶酒独酌”几字,收紧气脉,多用绞转之法,五字之气虽极收敛,但不乏“酒”、“独”之间的小对比;自“无相亲”三字起,愈见放豁,舒展跌宕,适度地使用干笔,使得整个行气擒纵有度,收放自如。自第二行起,章法全然迥异于第一行。假如第一行的排布更多发挥字间的萦绕之法,第二行则更强调字与字之间的倚让向背之法,疏疏朗朗,灿若星汉;单个字法适度地进行伸展,使通篇看上去大开大阖;其中的“邀”字如定音符,爽利又凝练;“对影”二字极尽疏密收放之变化。

  第二幅以极为简洁的“月”字开篇;“解”字草法暗合素师神韵,适度地使用长笔画用以收束行气。第二行的“暂伴”二字将章法打开,似乎有含纳六合之气,与分间布白尤见功力;“月将影”三字则取横势,恰如玉盘承接住一泻千里的纵势;“行乐须”三字又使节奏由松到紧,“须”字看似轻盈而不着力,实则苦心孤诣,使收尾自然而了无痕迹。

  第三幅的处理难度最大,恰如诗词的“起承转合”之法。首句宜激越,次句宜舒展,三句宜迥远,四句宜安妥。第三幅不仅加强了字与字之间的疏密虚实变化,更加强了错落倚让的变化。“及春我”三字,转左顾右,在狭小的空间中追求横纵的变化;“歌月徘徊我舞”极尽挥洒,一任自然,章法开阔,“我”字用行书,进行节奏的调配……

  第四幅则如一曲交响乐的结尾,徐徐收束,余音袅袅。款识的书写也是颇将章法,在有限的小空间中取得无限的变化。

  通观四条屏的布置,别具匠心。草法纯熟而时时流露出己意。用笔爽利又极为沉着。第一幅沉郁,第二幅疏朗,第三幅跌宕,第四幅安泰。

  郭志鸿老师有一件篆书作品,上书“书不读秦汉以下”。这句话不仅仅用在对中国古典文献的研习,也同样适用于对书法艺术的取法。郭志鸿的作品取法高古,心摹手追,穷尽心力,以期能突破古人藩篱。《留余》一作用金文书写,凝练通达;小行书简古流畅,颇得帖学一脉精髓。其所书《般若波罗蜜心经》更体现了郭志鸿在楷书上的深厚功力,结构谨严,松活自如,有褚书风规,又饶有情味。行书《多识但开》对联则体现了书法家对大字行书的探索,用笔圆转凝练,体势完备,不用萦带而笔笔呼应,气脉贯通。

‹‹  123  4    ››  显示全文
admin
莫言:从某一种意义上讲 看电影确实比吃饭重要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