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食指与余秀华之争:两个时空的喊话 - 全文

admin 啊别插哪里疼死了 2020-02-09 1115 0

  为啥他的小说会受欢迎?

  其实,《猫头鹰在黄昏起飞》只是村上春树诸多作品中的一部。在访谈录之外,村上春树最受欢迎的还是小说。

  他本人曾提起过自己的小说受欢迎的原因,其中之一就是故事有趣。

  作为村上春树作品的重要译者之一,林少华则说,村上春树的小说在中国之所以受欢迎,与其富有节奏感和幽默感的语言风格有关,也很善于营造艺术氛围,而且能够对当代都市青年的疏离感等心理做出精妙刻画。

  “村上春树本人做翻译,懂外国语言,这都是比较好的基础。”林少华说,村上春树的作品文体很有特点,这是写作人可以借鉴的一个地方,在这个浮躁的时代,也是时候拓展知识领域、重视文体修辞了。

  总是微微佝偻着背,说话的声音沙哑,和人聊天时因为耳背总将身子侧向对方……这是著名翻译家、戏剧评论家、剧作家童道明先生定格在众多戏剧人心目中的形象。6月27日早晨,这个曾陪着几代戏剧人成长起来的老人,也迎来了自己人生戏剧落幕的一刻,享年82岁。

  童道明生于1937年,1956年前往莫斯科大学留学。大学三年级时,他报名进入“契诃夫戏剧班”,并因为一篇学年论文《论契诃夫戏剧的现实主义象征》得到苏联戏剧评论家拉克申的赞赏,他的研究重点也渐渐转向戏剧文学。因病回国后,没有获得毕业证的他因为1962年发表在《文汇报》上的文章《对布莱希特戏剧理论的几点认识》,得以进入中国社科院外国文学研究所工作。自此,在半个多世纪的时间里,他以良师益友的身份陪着几代中国戏剧人成长。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童道明主要是以戏剧评论家的身份活跃于戏剧圈,发表了许多戏剧、文学与电影、电视方面的评论文章。他的《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是非谈》《梅耶荷德的贡献》《论电影的假定性》等论著在戏剧界引起很大反响。他见证并亲历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戏剧探索、革新的发展,也是当时“戏剧观”大讨论的重要参与者。他支持戏剧观的多样化,反对写实的镜框式舞台在中国话剧舞台上一统天下,主张用戏剧假定性的手段,推倒舞台上的“第四堵墙”。

  身在俄罗斯的著名导演王晓鹰听到童先生去世的消息时,满怀遗憾地说,“三十多年来,童先生对我的影响、教益、支持太多,我还想回国之后向他汇报《兰陵王》的莫斯科之行呢!”王晓鹰说,从1979年到1984年他在中戏导演系学习期间,老师徐晓钟经常请童道明到中戏讲课,让他和同学们受益匪浅。

  童先生公正、客观、包容的戏剧批评,也使许多有争议的年轻创作者得到鼓励。1993年,王晓鹰执导的话剧《雷雨》,因为将鲁大海这一重要角色删除,对《雷雨》的解释和舞台呈现都有很大创新,引发了很大的争议和质疑。而童先生认为“这出《雷雨》的成功已经超出了这个戏本身。”来自前辈的肯定,给了王晓鹰莫大的鼓励。

  听到童道明去世的消息,著名导演李六乙忍不住哭了。在他看来,童道明是帮助他一生的长者。当年他的作品《原野》受到质疑时,童先生是为数不多站出来支持他的评论家。随后,在他排演《樱桃园》《万尼亚舅舅》等契诃夫作品时,童先生同样给予他很多帮助。

  童道明先后翻译了契诃夫的《海鸥》《樱桃园》《万尼亚舅舅》《普拉东诺夫》等经典作品,但他一直说自己并不是真正的翻译家,只是为了研究契诃夫才翻译契诃夫的作品。带着自己几十年来对契诃夫研究和理解的积淀,年近六旬的童道明从1996年开始创作剧本,陆续写出了《我是海鸥》《爱恋·契诃夫》《赛纳河少女的面膜》等13部作品。近年来,他的多部作品被搬上舞台并获得良好反响。与当下许多戏剧作品不同,他的作品更追求文学性。为了更好地传承戏剧的文学性,他还在将近八旬高龄的时候,成立了“海鸥”剧社。80岁笔耕不辍的老先生又开了微信公众号“童道明札记”,保持两周一次的更新频率,与大家分享自己的戏剧、文学心得。

  就在去世前不久,他依然伏案工作,还答应记者等病情好转、形象稍好的时候再一起聊聊戏剧。只是那一天最终并没有到来,我们却等来了告别的时刻。

  “网红”出书似乎成为当下图书市场的一个“潮流”。从网上人气颇高的“小鲜肉”,到动辄“10+”阅读量的知名自媒体人,纷纷挟“流量”跨入出版领域。其写作内容大多关乎“网红”自身经历,或分享生活态度,或表露情感观点,书往往十分畅销。

  “网红”频出书,究竟是流量变现,还是文学情怀?不好一概而论。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些书质量参差不齐,整体而言,“精品”不多。

  天下文章,有“真”有“幻”。真者,是为文章学术而生的贤哲之士呕心撰写,皆天下至文,可永久传世;幻者,庸众之人以文章学术糊口者为之,声动一时,随时间而消失。若论时下“网红”书,似可勉强归于“幻”者之列,将来命运,恐难逃“去之已久,亡也忽焉”的定数。

  人们常讲“开卷有益”。据我看来,其益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为“无用”的情趣之乐,另一为“有用”的知识技能。就时下众多“网红”图书而言,最多能提供一些令人亢奋的热情,至于知识、技能上的获益恐怕不多,可以说,“无用”多于“有用”。而其情趣,高雅的恐怕不多。

  资深媒体人朱伟关于读书这么看:“这些年,我一直在倡导‘坚硬阅读’,因为消遣阅读是不静心的,这样就很难成为一种积累。所以我不倡导年轻人消遣阅读,而提倡坚硬阅读,这往往需要集中注意力,把心带到书里去。”

  与“坚硬阅读”所对应的,往往是那种“真”文章,是一些知识技能方面“有用”的内容。惟其如此,方能借读书营养自我,长心智、增才干,而不至于在浅阅读中徒然沉醉于表面的慰藉,实则所获不多,甚至始终原地踏步。如是观照“网红”书,阅读就需谨慎适量,只有在“坚硬阅读”一段时间后感觉累了之时,约略读一读有意思的“网红”书,以期达到轻松一下之效,而绝不能一味沉迷其中,将之作为阅读的全部。

  话说回来,“网红”书在形式上也有可借鉴之处。曾担任国务院古籍整理小组组长的学者匡亚明先生提出过这样一个观点,“文质彬彬,然后图书”。这是借用《论语·雍也》中“文质彬彬,然后君子”的话,说到底无非希望作者著书能够实现内容与形式的完美结合。

  什么时候,“网红”们写就的书,内在思想、承载的知识与其外在装帧的精美、宣传的不凡两相匹配、相得益彰,能把更多的“干货”奉献给读者,不枉读者为此花费的财力、精力,那么,此等“网红”图书,多读无妨。

  周慧虹

  [编辑郭梦媛]

  文学界泰斗、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终身教授徐中玉先生今天凌晨3:35逝世,享年105岁。

admin
食指与余秀华之争:两个时空的喊话 - 全文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